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销商品

浏览历史

© 2005-2018 这株南窗下的迟桂啥时开花,啥时花谢我至今还没注意过。他说花细小浅红色,香味淡一年要开多次。阳光从南窗射进来迟桂的藤梢往南窗舒展,如踮起脚尖的小孩眼巴巴地望着窗外慢慢西斜的秋阳。书店大文学书籍多,我隔三差五地来书店办公室陪伴身边的这株迟桂。迟桂总长得那么好一身绿油油的,每见他把他杯中喝剩的茶水包括茶叶全倒在迟桂的根部,我仿佛听到迟桂滋滋的喝茶声。还在春夏间来书店的顾客日益减少,他闲着,经常伴我在办公室里坐下我看古典文学他读现代诗歌。我写散文时他埋头写诗,这盘迟桂就摆放在我俩座椅间的小茶几上。如果书店关闭了你将怎么办我轻声问。没什么。他回答时眉也不皱一下。他终于又写出一首短诗发送到我手机上。然后,他用右脚斜支起自己的身子僵直的假左腿朝前向上抬了抬人才站稳当。他一高一低地走出办公室门口,抛下一声低低的叹息。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